•  

     

  • 2011

    2011-02-10

     

    语言  语言真正苍白   过去一年  不说话  一边行走  一边拍照   

    世界的悲喜自然自在   而我的悲喜  依然无人可见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•  

     

    奇迹就是  明知那个人在天涯海角  但却一眨眼工夫 出现在你面前

     

    如果过了十年八年再出现  那又算什么奇迹

     

    最快乐的事莫过于  当下想做的  马上就能够实现

     

    如果要千辛万苦才能得到  那又有什么快乐可言

     

    烟火及漫长的路

     

    如果亦舒以这个名称写一本书  里面会有多少金句?

     

    或者她会这样说:

     

    恒久的承诺太过奢侈,人与人之间最美好的日子不过是刹那烟火。

     

    痛快过后,又要孤军上阵走那漫长的路,寂寞得恐怕连幸福的灰烬都不愿沾身。

     

    她拉着他的手  很多事情都变得不再重要。

     

    等公车  挤地铁  被日晒  被雨淋  路那么滑  穿人字拖走在街上会得打跌

     

    以前最讨厌的事  现在都可以安然以对

     

    爱得那么天真烂漫  若是小说主角  一定被狠批得不留情面

     

    但美梦比咖啡香甜  拖得一时是一时吧

     

    最好当然是一直迷迷糊糊地  就几十年韶华已逝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• 无题

    2009-09-13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  早上醒来  翻了几页《万寿寺》

     

    和人争执一场  然后关上房门一言不发

     

    房间依然凌乱  窗台布满尘埃

     

    外面有不明不白的歌声传来

     

    日光那么毒辣  空气闷热难耐

     

    但一切不失美好

     

    因我也有怀念的人  有寻觅他的欲望